【www.gzlcsw6.com--人生感悟】

如今防控疫情,他们换上防护服……火神山医院即将打响一场场更为关键的战斗。以下是本站分享的火神山医院建设的感悟与体会,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火神山医院建设的感悟与体会

  经习主席批准,军队抽组1400名医护人员于2月3日起,承担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医疗救治任务。2月2日8时55分,震人心魄的轰鸣声,撕破了跑道上的层层雾霭,满载着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和物资的8架大型军用运输机呼啸而来,降落武汉天河机场。巨大的尾腹舱门打开,一队迷彩身影站在舱口,列队待命。

  神兵天降火神山,“火神”即将战瘟神!面对来势汹汹的疫魔,人民子弟兵如一股铁流,风雨兼程,急如星火的脚步,踩踏出一个个温暖人心的音符。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正如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给人民带来了信心、力量和希望!

  这团火,喷薄着磅礴的中国力量!疫情突如其来,人命关天,十万火急。在党中央的周密部署、精心安排下,60多个人的应急项目团队,5小时内就拿出设计方案,迅速组织开工。最高峰时,工地上有7000多名工人,800多台挖掘机、推土机等设备同时作业。“送灰宗”“铲酱”“送高宗”这些穿越感十足、萌态十足的各种机器的花名,寄托了人们战胜疫情的美好愿望。一群普通人的默默奉献——压路机操作手戴森林想要“赶快建好医院,把病毒打跑”;

  送货司机张林“加班加点不谈钱,尽一个普通人的义务”;

  技术员黄甜新婚之夜赶到武汉,在工地一天奔波两万多步;

  蒋晶、罗飞、孙会贤等退役军人像打仗一样突击在工位上。所谓“基建狂魔”,其实不过是一群善良勇敢的人穿上盔甲,在所有人的祝福中默默地负重前行……每个工人、每台装备,就像一颗颗螺丝钉、一个个零部件,紧密扣在一起,驱动着这台巨型机器,迅速搭建起一座抗击疫情的“安全岛屿”。

  这团火,迸发着惊人的中国速度!医院建造之初,曾有人疑问:在一片荒芜中建一所容纳1000张床位的医院需要多久?业内人士说:“按照常规流程,3万多平方米建筑量的项目,至少要两年。紧急状态搭建临时性建筑都需要1个月,更何况是新建一座传染病医院?”2003年,非典疫情汹汹袭来,建造小汤山医院用了7天。透过网络直播,广大网友见证了火神山医院像“变魔术一样建起来”。17年后,“中国速度”再次震惊世人。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这样评价:“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展现出中国速度、中国规模、中国效率。”“火神山速度”的背后,是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各族人民战胜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坚强意志!

  这团火,凝聚着大写的中国精神!回看过往,人民军队步履铿锵的脚步声,回荡在长征途中的雪山草地、雄关漫道,回荡在汶川和玉树,回荡在小汤山,也必将响彻火神山。中国军人有灵魂、有本事,有着鲜明的中国范儿:抗洪抢险时,他们披上救生衣;

  抗震救灾时,他们穿上迷彩装;

  如今防控疫情,他们换上防护服……火神山医院即将打响一场场更为关键的战斗。这时刻,一封又一封写着“不论生死、不计报酬”的请战书,涌动着中国军人的血性担当,一个又一个令人热血沸腾的红手印,是与人民血脉相连的赤诚,更是甘为人民赴汤蹈火的坚定承诺。这支奔向火神山医院的队伍中,既有医术精湛的专家教授,也有参加过抗击非典、援非抗埃、抗震救灾等大项任务的业务骨干,还有年轻的医护人员……为了降低被感染的风险,更好救治更多的患者,爱美的“兵妈妈”果断将头发剪短。女儿写给抗疫女军医的信中说:“妈妈,我多想摸摸你剪下的长发。”人民,必将听到从这里频频传出的一份份捷报;

  世界,必将再一次见证在这里凝聚的中国精神!

  火神山医院建设的感悟与体会

  借鉴“小汤山”模式的武汉雷神山医院1600张病床于2020年2月8日起交付使用,而此前的2月2日,武汉火神山医院已正式交付,从项目开始至竣工耗时仅10天。如何从建筑的角度看待这两所举世关注的医院?

  “紧急时刻只有装配式建筑才能如此快速地完成建造。”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装配式建筑研究院副院长杜志杰说道,一些国外的建筑师则指出装配式建筑“可能是快速部署医疗保健的未来”。而相较于长期性医院建筑,建筑师乐正阳认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关键在于是否能够解决当下的问题。“它们并不是为传世而建,但因为特殊的时间点,以及直播中的全民见证,它们也可能被载入建筑史册。”

  土地穿“防护服”,病房呈“鱼骨”分布

  火神山医院地处武汉市蔡甸区知音湖畔,位于武汉职工疗养院旁。整个医院根据地形情况呈L状布局,分为东、西两大病区,医护人员的清洁通道类似于一条医疗街,布置在中间,贯穿东、西病区,17个医疗单元呈鱼骨状分设在医护通道两侧。

  在乐正阳看来,医院L型的布局有两大优点,“一是与东侧的知音湖拉开一定的距离,二是南边的医护人员生活区可以把医院与已建成的武汉职工疗养院隔开。”此外,她注意到,在施工的过程中,建设者通宵铺设了“两布一膜”——两层土工布及一层HDPE防渗膜,然后还有一层20公分厚的砂石,“这相当于给土地穿上了防护服,以防污染,”乐正阳说道。而在医院场地上还配有污水处理站,严格按照医疗废水处理规范和国家环保部的要求,在污水处理站接触消毒4小时以上并达标后才能经管网排放。

  据新华网报道,火神山医院内部分区实行严格隔离。通过设置清洁区、半污染区、污染区及医护人员专用通道和病人专用通道的布置方式,严格避免交叉感染。医疗区与生活区同样严格隔离。医护人员进出病区设置包括风淋在内的专用卫生通过设施,最大限度地保护医护人员的健康安全。乐正阳告诉记者,这样的分区基于鱼骨状的平面构造,“借鉴小汤山医院的平面,火神山的建筑平面也采用鱼骨状形式,也就是医务人员工作流程的一个通道,垂直的这根主要的‘骨头’是清洁区,完全没有被污染,主要是医护用房,旁边的这些‘次鱼骨’是医护通道也就是半污染区,是医护人员和病房接触的过渡段,再然后就是污染区,也就是病房。病人的通道是在每个护理单元的外侧,因此病人通道与医护人员的通道是各自独立的,由此保证医护人员不被感染。”

  装配式建筑:“可能是快速部署医疗保健的未来”

  火神山医院建造就地取材,利用施工单位现有库存,用集装箱进行模块化拼装成医疗单元,对于有特殊高度要求的ICU、医技部采用轻钢结构+钢制复合板。

  仅用十天时间建成具有1000个床位的医院,这一速度得益于集装箱式箱体活动板房的快速拼接。据雷神山医院现场指挥、中建三局一公司党委书记吴红涛介绍,两个医院的建设采用了行业最前沿的装配式建筑技术,最大限度地采用拼装式工业化成品,大幅减少现场作业的工作量,节约了大量的时间。同时,在外部拼接过后进行整体吊装,将现场施工和整体吊装穿插进行,实现了效率最大化。

  “紧急时刻只有装配式建筑才能如此快速地完成建造。”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装配式建筑研究院副院长杜志杰在采访中说道,此次武汉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建造时间非常短,因此采用了模块化建筑的形式,整个建筑由若干个6m*3m的模块组合而成。

  德国工程公司Knippers Helbig的结构工程师兼联合创始人托尔斯滕·黑尔比希(Thorsten Helbig)曾参与深圳宝安机场等中国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他在接受外媒Quartz采访时谈到,“中国人对新技术和技术变革的态度非常开放,与欧美国家相比,中国人更愿意接受新的建筑方法。”这对于医院的快速建成有所帮助。

  根据黑尔比希的经验,使用预制件组装的装配式建筑是安全的。“因为预制件是在工厂的受控环境下进行装配,设计师和施工者可以其在进入工地之前排除所有的问题,在进入工地以前就保证所有的模块可以拼装在一起。相比之下,传统的建筑更有赖于天气以及整个工程中不同层面的承包商的行动。”

  装配式建筑是建筑工业化发展的产物,大约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各国各地区基于不同的自然和人文条件及特点,选择了不同的装配式建筑发展道路与方式。日本于1968年提出装配式住宅的概念。1990年推出采用部件化、工业化生产方式、高生产效率、住宅内部结构可变、适应居民多种不同需求的中高层住宅生产体系。美国装配式住宅盛行于20世纪70年代。197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国家工业化住宅建造及安全法案,同年出台一系列严格的行业规范标准,一直沿用至今。而在中国,装配式建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突然停滞,如今沉寂了三十多年之后又重新兴起。此次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建设让更多人看到了装配式建筑在中国的潜力。

  事实上,装配式建筑或者所谓“模块化结构”也开始应用于世界其他地方的紧急医疗预案中。例如,美国克莱姆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的“建筑+健康”(Architecture + Health)项目正在测试将集装箱串联以来以组装快速反应的医疗设施是否可行。在美国建筑公司HOK负责医疗保健业务的建筑师斯科特·罗林斯(Scott Rawlings)在采访中指出,这一技术的进步“可能是快速部署医疗保健的未来”。

  非常时期的特殊建筑:功能大于一切

  从确定新建火神山医院的1月23日至医院落成的前一天2月1日,短短9天内,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病例从495人陡增至4109人。在武汉医院床位紧缺的情况下,火神山医院可以提供1000张床位,而即将建成的雷神山医院将提供1500余张床位。

  和一般的医院建筑不同,火神山医院是临时建筑,专门应对突然爆发的疫情。医院地块北侧为尚未交付的商品房,而医院的预计使用寿命为三个月左右,“希望它能在更短时间内就完成使命。因此在商品房交付之前火神山医院就已经拆除了,”参与火神山医院设计的中信院设计师在采访中说道。

  “火神山医院和那些耗时较长、投资较大的长期性医院建筑没有可比性。关键在于,这个建筑是否能够解决当下的问题。”乐正阳对澎湃新闻说,对于新爆发的传染病,医生、建筑师以及大众所获得的信息都在不断地更新,而火神山医院的鱼骨状平面不仅利于分区隔离治疗,还具有延展性,能够根据情况进行调整和扩展。

  虽然建造时间短,但是火神山医院已符合一般医院传染病房的隔离要求,“在美国,一般综合医院会有负压病房来实现隔离,这就是所谓的治疗传染病人的病房,” 美国NBBJ设计公司专注于医院设计的建筑师李怡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而在火神山医院病房内,每间病房离地面架空30厘米,放置两张病床,均设有独立的卫生间。两扇窗户和通道组成的专用隔离防护窗,用于药品和食品的传递。医院绝大部分房间都是负压房间,房间内的压力比外面低,如同给病房带上“口罩”,避免病毒随着气流产生交叉感染。

  斯科特·罗林斯在采访中指出,中国正在建造的不是典型的医疗机构,而是 “管理感染的隔离中心”,像火神山、雷神山医院以集装箱这样的预制件或“模块化结构”建造的医院,是非常安全的。“当我们设计永久性医院时,需要考虑完备的功能与建筑在未来75年的适用性。而武汉目前在设计新医院上没有这样的奢侈。”

  事实上,历史上不乏经典的医院建筑案例。以1933年建成的芬兰帕伊米奥结核病疗养院为例,该建筑由芬兰建筑大师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设计,建筑耗时约四年建成,体现了新功能主义的理念以及阿尔托的家具设计风格,建筑师对于室内色彩、采光等具有细致的考量,以实现更人性化的服务。而从60年代开始,随着结核病变得可以治愈,医院的功能也发生了转变。

  “像帕伊米奥疗养院这样的医院建筑之所以被书写下来,主要是因为造型美、用料佳,而火神山、雷神山不是这样,”乐正阳说道,“火神山、雷神山的意义在于,作为‘功能大于一切’的建筑,它们并不是为传世而建,但因为特殊的时间点,以及直播中的全民见证,它们也可能被载入建筑史册。”

  火神山医院建设的感悟与体会

  2020年的春天,我们目睹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从荒芜人烟的空地到一座34000平方米拥有1000个床位的感染病医院仅用了10天的时 间。要知道,在全球范围内建设一座500张以上床位的感染病医院,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而我们只用了10天的时间,这就是我们武汉的火神山医院。

  建设一座传染病医院到底有多难呢?首先是空气问题,传染病医院的病房必须是负压病房,普通病房可不行,什么叫负压病房?室内的气压必须要低于室 外的气压,这就意味着外边的新鲜空气进得来而里边被污染的空气却出不去,而是通过专门的通道排到固定的地方,所以10天建起的可不是普通的拼装板房,而是 带有负压系统的传染病房,这能做得到吗?还有最重要的事:人。开工那天是大年三十,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你工人招的过来吗?武汉封城了,材料运不运得进来 呢?就算工人来了,材料也到了,几千个素不相识、素昧平生的工人在工地上同时协作又该如何协调?又该如何调度呢?国外媒体评价火神山(医院)是一个“史诗 级”的工程,为什么是史诗级的?就是因为我们在每个环节上不但要快、要争分夺秒还要精准、要无缝衔接,只有这样,才能一秒钟都不耽误。

  当然,建设火神山医院离不开千千万万的基层建筑工人。一位在火神山的监理人员,他的手机里至少有100多个工作群,每天接打电话200个起步, 每天回到宿舍嗓子都是冒着烟的,可见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个协调调度工作,而这仅仅只是调度了现场施工的4000多名建筑工人。你永远无法想象建设这样一座医 院的背后,你需要动员协调的社会资源到达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当火神山医院还没有雏形的时候,全国勘察设计大师黄锡璆博士说:“我来,我参加并且设计过北京 小汤山医院,我知道传染病医院长什么样。”黄锡璆老先生已经79岁高龄了,是他亲自组织了紧急会议,在78分钟之内就把17年前小汤山医院的设计和施工的 图纸全部整理完毕,然后毫无保留的交给了武汉中信建筑设计院,然后武汉中信建筑设计院的60名设计师在1小时之内集结完毕,24小时之内拿出了设计方案, 只用了60个小时就已经与施工单位协商敲定了施工图纸。

  建筑工地需要用电,国家电网说:“我来,260名电力职工不眠不休,24个小时连续施工,医院建到哪里,电缆就铺到哪里,确保不断电。”建筑工 地需要手机信号来协调联络,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铁塔、中国电子、中国信科等等企业说:“我来。”36个小时就把5G信号全面覆盖,保证大 家绝不断网、绝不掉线。当工地缺乏原材料了,顺丰、中通、申通、韵达、EMS、阿里巴巴物流平台说:“我来。”他们紧急开通了国内以及全球的绿色通道,免 费从海内外各地向武汉运输救援物资。

  医院建设好了,需要互联网办公设备了,联想、小米、TCL、紫光、烽火通信、卫宁等等公司说:“我来。”他们分别带来了计算机设备、平板电脑、 显示屏、网络安全设备以及互联网医院云平台。当医院需要专业的医疗设备了,联影医疗、上海信投、东软集团说:“我来。”他们带来了专业的医疗设备。潍坊雅 士股份带来了ICU病房和手术室专用的医疗空调,上海集成电路协会带来了热成像芯片,乐普医疗带来了2000志电子体温计和700台指夹血氧仪,欧亚达家 居带来了物管团队和所有的床铺物资……

  在医院设备安装完成之后,我们最缺的是医护人员,人民解放军说:“我来。”2020年2月2日凌晨,经习主席批准1400名军队医护人员开拔火 神山。从听令出征到踏进火神山医院的大门只用了不到12个小时。随后由于全国各地医护人员主动请缨前往武汉,支援湖北,他们从白衣天使变成了战士,去守护 我们。也许我们不能全部记住他们的名字,但是他们是自己的英雄、是人民的英雄。他们对人民的贡献是会被铭记与歌颂的。

  因为医护人员的努力,把很多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在大家看来你们是降临到人间的天使,但是对一个家庭而言,你们也是父母、子 女,是普通的人。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不少在疫情一线的工作人员感染上肺炎,在全力的抢救下不幸逝世。全国人民会铭记你们的,你们是大家心中的英雄。今生 无悔入中华,就是有你们这样无私奉献的同胞,才让我们中国越来越强大,也是因为在中国我们才能更好的奉献自己,让自己充分发挥自己的价值!

  2020年4月4日,全国降半旗默哀三分钟,所有车辆鸣笛,行人驻足致敬逝者。中国人民没有忘记英雄,逝者并未远去,永远停留在了人民心中!

  致敬医护人员!致敬中国!致敬逝者!生者如斯!


查看更多人生感悟相关内容,请点击人生感悟

2021 精彩故事网-故事大全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18245号